<address id="7awjy"><noscript id="7awjy"><form id="7awjy"></form></noscript></address>
    <del id="7awjy"></del>

  • <code id="7awjy"><ol id="7awjy"></ol></code>
        <tt id="7awjy"><pre id="7awjy"></pre></tt>

            1. <output id="7awjy"><pre id="7awjy"></pre></output>

                1.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兩千零六十五章 最后一場戰斗

                  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
                      肖遙曾經想過無數次同樣的問題。

                      星海深處,到底是什么。

                      所謂的星海,到底有沒有盡頭。

                      一般情況下,思考這些問題都是在肖遙閑著蛋疼的時候。

                      比如現在。

                      魔族依舊在沖擊弱水河。

                      星海中時而就會爆發一場大戰。

                      魔族和仙族的廝殺依舊在繼續。

                      鬼知道會持續多久。

                      而肖遙則在隔岸觀火,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在魔族沖擊弱水河的時候,黑鶴魔神也沒有露面,或許是在恢復自身實力,想要努力回到巔峰狀態。

                      至于他現在恢復的怎么樣了,肖遙不可能知道,也不是那么想知道,要是對方真的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還讓自己的修為有所進步,肖遙也就認了,這已經不是他能夠阻止的了,總不能現在就殺到魔界去找對方的麻煩吧?不太現實。

                      對于肖遙而言,現在真正要做的事情還是繼續制定計劃。

                      他所需要做的事情,也不是自己一個人就可以完成的。

                      需要多方面的配合。

                      黑鶴魔神那護道者的身份確實麻煩。

                      如果不是因為那個家伙成為護道者的話,以肖遙現在的實力想要將其斬殺掉,也不至于那么困難。

                      除了許狂歌洪飛升龍神之外,還需要借助妖族那三位妖皇。

                      這也是為什么之前肖遙讓洪飛升前往妖界的原因。

                      以洪飛升現在的身份,將妖族拿下來也不是什么難事,畢竟可以操控妖族的氣運,這樣一層buff就實在是太變態了。

                      有了這樣一層buff,洪飛升在妖界就真的是可以為所欲為了。

                      這一日。

                      許狂歌火急火燎跑了過來。

                      滿臉激動之情。

                      “畫扇活了,畫扇活了!”

                      原本洪飛升正在和肖遙說之前在妖界發生的事情,聽到許狂歌這幾聲也都是滿臉詫異。

                      這時候許狂歌已經沖到了他們的面前。

                      還是滿臉激動地表情。

                      就像中了大樂透一樣。

                      要多開心就有多開心。

                      “怎么回事?”洪飛升笑著問道,心里還犯著嘀咕,有些不敢相信。

                      剛才許狂歌竟然說,畫扇活了?

                      許狂歌喘著粗氣,似乎沒有辦法平復一下自己此時的心情。

                      肖遙和洪飛升也只是安安靜靜等著并沒有著急催促。

                      等過了一會,許狂歌才重新回過神來。

                      他伸出手,取出玄鐵劍,旋即,劍靈便被釋放出來。

                      那個穿著紅裙的姑娘出現在面前。

                      肖遙和洪飛升也不是第一次看見了,并沒有察覺和以往有什么不同之處。

                      兩人面面相覷。

                      許狂歌滿臉神秘,對他們說:“你們等著!”

                      說的跟要去打電話叫人似得。

                      事實當然不是這么回事。

                      許狂歌伸出手,在畫扇的面前晃了晃。

                      依舊是沒什么反應。

                      許狂歌又有些著急了。

                      “剛才不是這樣的。”

                      他想要去觸摸劍靈,手卻從劍靈中穿過。

                      “不對,剛才不是這樣的”

                      這一刻的許狂歌看上去驚慌失措。

                      就像是忽然失去了所有依靠的孩子一般。

                      他著急的不行,如同入了魔一般。

                      肖遙和洪飛升都察覺到事情有些不妙了。

                      “你冷靜點。”肖遙說道,“剛才是怎么回事,你現在好好說說。”

                      肖遙的話,也將許狂歌驚醒。

                      他轉過臉,看到肖遙,原本有些渙散的瞳孔逐漸匯聚在一起。

                      他喉結上下滾動著,顫抖著聲音說道:“剛才,剛才畫扇沖著我笑了,她嘴巴張了張,似乎還打算和我說些什么”

                      “繼續說。”肖遙有些吃驚,他相信許狂歌不會在這件事情上忽悠自己,至于為什么之前有反應現在沒有反應了,他也不知道,只能讓許狂歌繼續說下去。

                      許狂歌眉頭緊皺,思索著之前發生的一幕幕。

                      “我看見畫扇動了,我就忍不住哭了,然后畫扇好像對我說了些什么,似乎是六個字,但是我不知道說的是什么”

                      肖遙認真想了想,試探著問道:“會不會是,別哭,站起來擼!這六個字?”

                      許狂歌:“”

                      他現在想掐死肖遙了。

                      這時候,洪飛升都有些聽不下去了。

                      看著許狂歌可憐巴巴的樣子,竟然還調侃他。

                      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

                      話說

                      什么叫站起來擼?

                      “之前畫扇有反應的時候,你在做什么呢?”不知道為什么,這句話說出來之后,肖遙總覺得怪怪的。

                      “在哭啊!”

                      肖遙:“”

                      他深吸了口氣,引導道:“我的意思是,你有沒有做什么特別的事情?”

                      許狂歌認真思索著,又搖了搖頭。

                      “沒做什么特別的事情,就是和往常一樣,繼續蘊養劍魂,然后和畫扇說說話。”

                      肖遙一拍大腿:“那你和畫扇說了什么?”

                      “我就和他說”說到這,許狂歌忽然停了下來,似乎是有些難以啟齒。

                      肖遙在想要不就這么算了,畢竟人家小兩口,可不是說了什么話,都能夠和外人說的。

                      有些難以啟齒的話也是非常正常的。

                      他正打算告訴許狂歌,要是不方便說就算了,以后多說說那樣的話,或許還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這時候,許狂歌已經繼續往下說了:“其實,我就和她說肖遙媳婦實在是太多了,這就是個渣男,簡直禽獸,不要臉,還是我好,一輩子就只喜歡畫扇一個。”

                      肖遙:“”

                      呵呵。

                      當真是我的好兄弟。

                      怪不得之前一副難以啟齒的樣子。

                      “要不,我以后經常和畫扇說說這些話?”許狂歌試探著問道。

                      肖遙趕緊勸他說:“其實或許只是時候到了,你以后繼續蘊養劍靈就可以了,這些話,還是別說了。”

                      誰想天天被人在背后說壞話啊?!

                      許狂歌堅定搖了搖頭:“那不行,還是多說說吧,我總覺得,這樣起到的效果會更好一些。”

                      事關畫扇,肖遙也沒有辦法阻止許狂歌,只能含淚點了點頭。

                      “那我繼續去蘊養劍靈了!”說完這句話,許狂歌就收起玄鐵劍走了。

                      看著許狂歌風馳電掣的背影,肖遙嘆了口氣。

                      為兄弟,兩肋插刀都沒什么。

                      更何況,只是被罵幾句呢?

                      只要你開心,

                      就好!

                      “哎,許狂歌這實在是太過分了!”洪飛升忽然說道。

                      肖遙轉過臉看著他。

                      熱淚盈眶。

                      這也是自己的親兄弟啊!即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也是堅定不移站在自己這邊,確實,許狂歌那樣太過分了,也不能為了自己媳婦天天罵自己啊!雖然自己不在意,可這樣也是不對的。

                      “天天罵你,就不知道夸夸我嗎?我不也是個專一的人嗎?”洪飛升摸著下巴說道,“我也會經常在我媳婦面前拿自己和你做比較,我媳婦也說了,要是我和你一樣,天天三心二意的話,就把我的小飛升給割了!”

                      “小飛升?”肖遙一愣。

                      洪飛升紅著臉,嘿嘿笑了笑。

                      肖遙只覺得,一股惡寒將自己籠罩其中。

                      神特么小飛升

                      “對了,我聽說,那個魔龍還是雪蛟來著,現在已經有魔君的實力了?”洪飛升問道。

                      肖遙點了點頭。

                      相比較于魔龍的話,小白的速度就要慢很多了。

                      這么長時間,到現在,也不過只是魔將的實力。

                      不過這也挺正常的。

                      小白只是雪狼,普通魔獸而已。

                      而雪蛟雖然現在已經成為了魔族,但是體內依然有龍族的血脈,現在來到龍域,又有了龍族氣運加持,等同于龍魔同修,進步速度快也是正常的。

                      他覺得,如果魔龍成為了魔神那樣的高手,實力一定要比現在的浮屠魔神,之前的烈焰魔神覆手魔神要強大很多。

                      當然了,這就需要一段漫長的時間。

                      從魔君成為魔神跨度還是非常大的。

                      “其實我一直都很好奇,你說,魔龍會不會后悔成為一個魔族,而不是龍族呢?”洪飛升抱著胳膊問道。

                      肖遙笑了笑,說道:“這個問題,你就得問他了,不過我想的話,他是不會后悔的,反正現在也沒什么不好的,或許等到他成為魔神的時候要比龍族還要厲害呢?”

                      “那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洪飛升皺著眉頭嚴肅說道,“如果真的是那樣,那龍族的臉面怎么辦?所有龍族,豈不是都想要獲得魔種成為魔族了?”

                      肖遙眨巴眨巴眼睛看著洪飛升,似乎是有些不同意他的看法:“為什么就不是好事了呢?”

                      “難不成你還希望龍族都成為魔族?”

                      “哈哈,只是獲得魔種而已,未必就是成為魔族,再說了,那個時候,這些或許也都不重要了。”肖遙微微抬著腦袋,滿臉自信,“也許,等到那個時候,魔族和現在的龍族一樣,都是聽我們話的呢?”

                      洪飛升愣了愣神,露出了恍然之色。

                      肖遙說出這樣的話,也沒什么可詫異的。

                      反正從一開始他就知道,肖遙所圖甚大。

                      將仙魔妖佛都踩在腳底下

                      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翌日。

                      青龍找到肖遙,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他告訴肖遙。

                      星海仙界的那條弱水河,已經徹底崩塌了。

                      魔族正在調兵遣將。

                      肖遙晃了晃神。

                      魔界現在氣焰很高,他們都認為,這就是魔界和仙界的最后一場戰斗了。

                      畢竟西瑤仙帝東儒仙帝都沒有辦法參加戰斗,仙界的那些仙尊仙兵先將,在他們看來也都是一群小嘍啰。

                      魔族不知道的是。

                      肖遙也將其,定義成最后一場戰斗。
                  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就愛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湖北体育彩票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