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awjy"><noscript id="7awjy"><form id="7awjy"></form></noscript></address>
    <del id="7awjy"></del>

  • <code id="7awjy"><ol id="7awjy"></ol></code>
        <tt id="7awjy"><pre id="7awjy"></pre></tt>

            1. <output id="7awjy"><pre id="7awjy"></pre></output>

                1.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461章 宇宙二武 線索明朗云月開

                  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
                      “申屠大師在不在?”聽見許德拉想見一見這里做菜的人,唐云簽連忙問服務員。三寸人間

                      這服務員是一對年輕少男少女,都長得十分俊美,他們穿著古典的衣服,體態優美,落地無聲,為客人服務之間滴水不漏,很顯然是受過長時間的訓練,而且訓練方法非常特殊,看他們的端盤子,倒水,泡茶,等動作都是一種享受。

                      皇家軒這個品牌做得非常之好,從這點可以看出來,以小見大,任何事情都服務到了極致。

                      哪怕是碗筷,也都很有講究,并不是那種庸俗的宮廷盤子,而是一種古典的瓷器,木器,還有金銀玉器,甚至還有真正的古董犀角杯。

                      犀角是現在是禁止買賣的,但古董不屬于此范疇。

                      許德拉雖然吃得舒服,但也不怎么了解國飲食化之較奧妙的一些精髓,但有兩個青年男女為他講解,卻立刻明白了。

                      “申屠大師做完了這一桌之后在休息,恐怕不能夠見客。”那個少女道。

                      “我去見見他吧,他是我老叔。”唐云簽道。

                      在說話之間,她出了院子,走到院子后面,九曲廊,十分的雅致,在一個隱秘的院落之,沉香之氣撲面而來,似乎有人在靜坐焚香。

                      唐云簽走了進去,看見院子的房間,有個年男子身穿唐裝,在盤膝靜坐,面前焚香,煙霧輕盈繚繞,如仙境之。

                      “申屠叔叔。”唐云簽喊了一聲。

                      這年人睜開眼睛:“侄女,你的這幫朋友果然非同一般。尤其是那個叫做蘇劫的,連武曲都吃了大虧,我是平生沒有見過如此厲害的人物。剛才他和武曲的戰斗我悄悄的看到了,僅僅是一拳,武曲沒有接住。這讓我都無法想到世界居然還有如此人物。武曲的實力我們其實都知道。他們武家得天獨厚,獲得了二十年的積累,等于是國家氣運加持在了他們的身,武曲從小被培養,如果單論功夫,恐怖如大力鬼神,戰神在世,當之無愧為小輩之第一人。甚至老一輩都基本沒有幾個人得過他。但在你那蘇劫手里,好像被隨意玩弄似的,居然沒有還手之力。恐怖啊”

                      說話之后,年人長嘆了一聲。

                      “那叔叔現在可以去見見他。”唐云簽道。

                      “算了,他旁邊還有一個極其危險的人物,雖然他可以鎮壓,但我不想被這個危險的人物盯著,否則將來恐有禍端。”申屠大師道:“此人內心歹毒,身邪氣簡直快要魔化,我倒是想看看,你的這位蘇劫如何徹底降服他。”

                      “無所謂的,蘇劫可以降服得住。”唐云簽道:“您的眼光極為高明,而且看人走的不是和我爸一個路子,如果和我爸配合,可以把相術發揮到極致,你幫我看一看這蘇劫如何?”

                      “看不出來。”申屠大師道:“此人的境界遠遠超過我,可謂是已經真正的神與道合,我都要高山仰止,這種人的命運,根本不是相術所能夠束縛得了的,所謂相術,也不過是小道而已,而且會時常改變,隨著人的心態變化,相術也會大變。如一個人,他窮困潦倒,走投無路,頓時惡向膽邊生,要去搶劫殺人,那么在他誕生出來這個心態的時候,渾身下會死氣繚繞,是必死之相。但如果他念頭改變,重新燃起希望,那么氣運會生機勃勃。相術來看,他會有巨大的改變。這點你也知道其原理,現在蘇劫此人,神念幾乎和冥冥之的大道結合,整個人的氣質渾然獨立,與道同游,人間的種種理論都對他沒有任何作用,我基本無法預測,但我可以看出來你的一些吉兇。”

                      “如何?”唐云簽問。

                      “你本來是才華橫溢,但注定會有一劫,使得你的命運不能夠自己做主,但你居然機緣巧合,提前使得自己到達了活死人之境界,這使得你化解了很多劫數,但你的劫數仍舊沒有過去,接下來,你要小心防備,我知道你想要問我什么。我可以告訴你,蘇劫此人怕是不適合你們唐家。”申屠大師看出來了唐云簽的一些小心思。

                      “那是為什么?”唐云簽皺起眉頭。

                      “你們唐家實際也算是踏入了流社會,哪怕是任何權貴弟子,都可以入贅你們唐家,我也可以說,你唐云簽現在的成,哪怕是真正的大權貴弟子也都綽綽有余,誰娶到你,誰發達了。可蘇劫此人不一樣。他這尊菩薩太大了,你們唐家廟小,恐怕容納不下,必有禍害。

                      如魚塘里面放蛟,一旦起風雨,蛟要發大水,沖破魚塘,直接走出去。大能者必有大因果,大因果現在你們唐家還承受不起。”申屠大師道:“如果現在你爸來看,也絕對是這個結果。但他不能夠說,因為女大不由父。”

                      “這個意思我懂,大因果我們唐家的確承受不起。不過我如果也有大能力,那差不多了。”唐云簽道:“我想知道的是,我接下來的劫數來自哪里?”

                      “應該是來自于一些大的家族。”申屠大師道:“你到達了活死人的境界,層的圈子都傳遍了。很多家族都想和你們唐家聯姻,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而你性格獨立,自然不會同意,于是乎會得罪很多人。甚至武家都有了這個心思。武家的小輩很多,個個都是個角色,如果武家透露出意思來要和你們家聯姻,那么是不是你爸都不好拒絕,一旦拒絕,武家會很沒面子,只有對你們唐家進行打壓,以維護圈子里面的權威了。這是大禍。”

                      唐云簽臉色微變,其實她也想到了這層,她來見申屠大師目的,其實是想蘇劫和他見面之后,憑借蘇劫的能力,可以把申屠大師也拉入陣營之。

                      申屠大師雖然是個做菜的師傅,但他是皇家軒的創始人,人脈極廣,甚至幫很多領導人單獨做菜,非同一般,有時候說話唐南山都好使得多,拉攏之后,陣營擴大,唐云簽在其可以借助勢力來保護自己。

                      武家地位遠在唐家之,如果提出來聯姻,按照道理,是屬于給唐家極大面子,可以讓唐家在圈子里面提升好幾個等級。但唐家一旦拒絕,武家的聲譽會在圈子里面大損,為了維護面子,肯定要讓唐家沒有好日子過。

                      這對于唐家來說是無妄之災。

                      可圈子里面的事情是這么現實,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

                      “那我現在有什么辦法可以化解。”唐云簽問。

                      “其實你已經想到了,還是要靠蘇劫。”申屠大師道:“還有一點,是那蘇劫的境界洞徹天人,甚至你不用提出來,他可以知道,會幫你把這件事情來搞定。我現在是年紀大了,不想攙和你們年輕人之間的事情。”

                      唐云簽看出來,申屠大師是想置身事外,過清閑日子。

                      她也沒有辦法,只能夠走出來,到了桌子旁邊。

                      她坐到蘇劫旁邊,剛剛要開口,蘇劫道:“從這桌子菜的口味可以品嘗出來,申屠大師此人不染塵埃,沒有必要拉攏,你的一些顧慮我都考慮到了。沒有什么問題,我都可以解決掉。”

                      “你知道一些什么?”唐云簽怪的問:“難道我剛才和申屠大師的對話,你都聽見了?”

                      “并沒有。”蘇劫擺擺手,“如果我要聽的話,倒也逃不過我的耳目。不過我大約是推算了一些東西,那武曲和我動手,被我擊敗,看起來表面他不在乎成敗,云淡風輕,實際他存了心思對我進行打壓,在他離開的時候,一剎那的念頭被我捕獲。他想到了兩件事情,第一拆了我的左膀右臂,一是你,二是張曼曼那邊。這個人不愧是做金融的,在國際市場呼風喚雨,手指一動,百億資金滾動,當斷則斷。有些厲害,但畢竟是失了一些大氣,還沒有能夠登峰造極,金融是人性,但人性不是金融,他還沒有徹底參悟透徹這一關。”

                      “你捕獲了他的念頭?”唐云簽都震驚了:“那任何人是不是在你的心里都沒有什么秘密可言?”

                      “按照道理是這樣的。但如果境界極高的人,我還是無法捕獲。如歐得利教練,還有蜜獾先生。我都無法捕獲他們內心深處的想法。”蘇劫道:“不過武曲還差了一些,不知道他的父親武心宇如何。”

                      “武家太強了,這些年人才輩出,似乎是天命之家,天佑之族,神明所眷顧。其實武家的強橫人物還有一個,叫做武心宙。是武心宇的弟弟,不過此人從來沒有出現在武家,二十年前失蹤了,我懷疑都潛伏進入了暗世界之,甚至加入了提豐,隱姓埋名,這次你不是說了么,提豐丟失了一部分的核心機密,我還以是武心宙干的,甚至還驚動了大首領。”唐云簽道。

                      “武心宙?”蘇劫點點頭:“那看來此人已經去了明倫武校所在的地方。也難怪愚者和x先生趕了過去。”

                      百度搜索【】小說網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說,所有小說秒更新。
                  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就愛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湖北体育彩票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