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awjy"><noscript id="7awjy"><form id="7awjy"></form></noscript></address>
    <del id="7awjy"></del>

  • <code id="7awjy"><ol id="7awjy"></ol></code>
        <tt id="7awjy"><pre id="7awjy"></pre></tt>

            1. <output id="7awjy"><pre id="7awjy"></pre></output>

                1.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三百七十章 國主(第二更!)

                  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
                      張可望一直是一個很有野心的人。

                      只不過張獻忠還在的時候他的野心一直被壓制,不得不有所收斂。

                      張獻忠突然死亡卻給了張可望機會,使得他能夠填補張獻忠死去留下的權力空缺。

                      權力就是一劑春藥,可以讓人迅速的膨脹。

                      至少在眼下,以大西皇帝自居的張可望覺得自己前所未有的強大。

                      只要能夠抵擋的住清軍的這一波攻勢,他就有足夠的時間按照自己的節奏發展軍屯。

                      軍屯是張可望最為推崇的制度。

                      在這種制度下一切優質資源都會得到集中分配。

                      在太平年景這個優勢或許并不明顯,但在亂世,這毫無疑問是效率最高的模式。

                      張可望對于軍屯的推崇說來還是源自于明太祖朱元璋。

                      這位泥腿子皇帝對于軍屯大力推行,依靠著軍屯發家最終坐上了龍椅。

                      張可望想要復制這一過程,他也知道這不會是一帆風順的,但必須得去嘗試。

                      當初朱元璋起事時難道就可以斷定自己將來一定會得天下?

                      還不是摸著石頭過河,一步一個腳印,最終水到渠成才繼位稱帝。

                      張可望自詡不比朱元璋的資質差,憑什么朱元璋做到的他做不到?

                      缺的只是一個時機罷了。

                      張可望深吸了一口氣攥緊了拳頭。

                      他有這個信心奪取天下,成為一代雄主。

                      當然,眼下當務之急是擊退來犯的清軍,保證大西軍對于四川的控制權。

                      只有做到了這一點,后面的諸多事宜才有意義

                      “報,啟稟陛下,有來自東邊急報!”

                      張可望正在為如何應對清軍的猛攻而犯愁,突然有親衛來到殿外高聲唱報。

                      張可望皺了皺眉,還是叫親衛把急報呈遞了上來。

                      這個時間點,從東邊來的急報

                      張可望還是感到很好奇的。

                      待他拆開信紙來看的一瞬間,精神為之一振。

                      這是張定國的親筆信!

                      張可望與張定國這么多年來朝夕相處絕不會認錯。

                      張可望十分激動,連忙看了下去。

                      信的內容很簡單,說了兩點,一是張定國正和清軍激戰于魏城。二是請求成都方面嚴加防備,清軍隨時可能殺往成都。

                      只是通篇沒有提到張可望。

                      其實這也不難理解。

                      張定國既然已經到了魏城肯定已經見到了保寧的慘狀。這種情況下認為張可望已經死了也很正常。

                      張定國不可能意識到張可望死里逃生,更不可能意識到張可望已經逃往成都。

                      張定國寫這封信只是單純的向成都方面示警,讓他們為即將到來的激戰做好準備。

                      換言之,成都的守將是誰,主事人是誰根本不重要,張定國只是在盡自己的義務。

                      張可望感慨萬千。

                      危難之際張定國這支兵馬尤其顯得關鍵。

                      張可望當然要爭取。

                      當然他不是以張定國義兄的身份,而是以大西皇帝的身份。

                      他覺得有必要在這個時候告知張定國他已經登基稱帝,并要求張定國對他效忠。

                      如今張獻忠,張文秀皆死。大西軍中唯一有實力威望和他分庭抗禮的就只有張定國了。

                      張能奇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都不止差了一星半點。

                      只要張定國愿意俯首稱臣,張可望便能整合大西軍陣營全部的資源,成為當之無愧的國主。

                      所以他急不可耐的寫了回信,回信之中便以皇帝的口吻命令張定國停止與清軍纏斗,速速率部回援拱衛成都。

                      寫好信之后張可望將其封好命人火速送往魏城。

                      如今的形勢實在是太混亂了,但也正因如此,讓張可望覺得十分刺激。這場春秋大賭他一定要下注且一定要賭贏

                      文安之靜靜看罷圣旨,喟然長嘆一聲:“多事之秋,多事之秋啊!”

                      想不到東虜已經越過大巴山進犯四川,并且大敗西軍于保寧。

                      張獻忠也在這次戰斗中意外戰死。

                      文安之當然不會懷疑圣旨的真實性。

                      據說陛下設立的內廠軍情司在各地都有探子。

                      這些探子平日里看來與尋常百姓無異,故而不會引人懷疑。但在關鍵時刻他們卻能得到極為重要的情報。

                      正是靠著這些情報,內廠軍情司成為了天子最信任的機構,重要性甚至超過了東廠和錦衣衛。

                      想必這一次東虜進攻四川的情報也是內廠首先爆出的吧。

                      東虜憋了小半年終于有大動作了。

                      還在南京的時候文安之就覺得東虜不會安于現狀。

                      他們的目標是奪取天下,把天下人變成自己的奴才。

                      山東大戰受挫只會讓他們的計劃稍稍推后,卻不會讓他們的野心消失。

                      只是文安之沒有想到東虜會選四川做突破口。

                      四川的重要性當然很高,但與山東,湖廣是沒法比的。

                      東虜這么做難道是想以四川為跳板進攻湖廣?

                      不然只是單純的經營巴蜀沒有任何意義啊。

                      四川再是天府之國也不可能養得起北地幾十萬大軍。

                      文安之背負雙手在屋內來回踱步,最終還是決定召集諸將商議對策。

                      如今曾英、沈復等將還在云南。

                      文安之麾下基本都是當初歸降的順軍余部。

                      不過經過這些時日的磨合相處,文安之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征服了田見秀、袁宗弟等人。

                      這些舊順軍將領發現文安之和他們接觸過的其他明廷官員都不一樣,是真正認真做事的。

                      如果當初陜地的官員也像文安之一樣,他們或許根本不會造反。

                      哎,說白了還不是被官府逼得活不下去才舉起反旗。

                      不然誰愿意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拼命。

                      既然現在已經歸降大明,他們自然想要用心做事,不論文安之交代他們什么事情都盡心盡力的做好。

                      對此文安之自然也看在眼里。

                      他希望用自己以身作則,讓老川軍和神策軍、舊順軍消除門戶之見,擰成一股繩。

                      這次文安之突然召見袁宗弟、田見秀、劉芳亮等人就是要向這些人表示自己是充分信任他們的。

                      袁宗弟等人也十分感動,第一時間趕到巡撫衙門。

                      “諸位,本撫召你們來是有一件要緊的事。東虜已經入寇四川了!”
                  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就愛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湖北体育彩票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