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awjy"><noscript id="7awjy"><form id="7awjy"></form></noscript></address>
    <del id="7awjy"></del>

  • <code id="7awjy"><ol id="7awjy"></ol></code>
        <tt id="7awjy"><pre id="7awjy"></pre></tt>

            1. <output id="7awjy"><pre id="7awjy"></pre></output>

                1.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30.大打出手

                  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
                      “哐”

                      沉重的武器在雙方施加的無盡巨力之下,狠狠的碰撞在一起,鋒利的劍刃交錯之間,瘋狂跳動的火花在空氣中蹦跳著。

                      魔刃天啟遇到了老對手,它的嗡鳴要比以往更加強烈,嘈雜不休,那劍刃上纏繞的綠色瘟疫飄蕩在空氣中,想要滲入洛薩的軀體里,但滅戰者也在保護著他的主人,那青銅鑰匙一樣的劍刃上纏繞著翻滾不休的火焰,將洛薩的軀體都包裹在火焰之中,將那些瘟疫灼燒殆盡。

                      交戰的雙方是艾澤拉斯東大陸最強大的兩個人,他們的戰圈之內,一切試圖接近的都會被來回縱橫的能量無情的攪碎,但索拉丁大橋很寬闊,在交戰的兩位首領周圍,堅毅的圣騎士們和沉默的死亡騎士們反復爭奪著每一寸土地,而在更外圍,洶涌先前滾動的死靈之潮,被那些前赴后繼的步兵們用長矛刺穿,被巨盾推下橋面。

                      每個人都如同被困在籠子里的野獸一樣,嘶吼而戰斗不休,直到另一方徹底倒下為止。

                      人類士兵在保家衛國的勇氣中迸發出的力量足以讓人驚嘆,這是亡靈的攻勢在真正意義上第一次被正面阻攔下來,當然,這也和戰場的環境分不開,戰場寬度就只能容納100人同時通過,在這種情況下,亡靈根本沒辦法把自己的數量優勢轉化為勝利果實。

                      鏖戰不休的人類皇帝洛薩選了一個完美的戰場...

                      “砰”

                      兩把武器又一次碰撞在一起,這一次,劍刃并未劃開,雙方就像是最原始的角力一樣,使用武器試圖逼退對方,泰瑞昂和洛薩都很清楚,在這大橋的爭奪中,他們兩人就像是雙方陣營的持旗者,任何一人的后退,都會引發災難性的后果。

                      但是單純的力量對抗中,洛薩是落于下風的。

                      畢竟,他可沒被龍血強化過,滅戰者雖然喚醒了洛薩血脈中屬于先祖的力量,但即便是曾經的野蠻人之王,也不曾在力量上正面壓過一頭巨龍。

                      “砰”

                      洛薩腳下的地面在巨力的壓迫中驟然開裂,在碎石橫飛之間,他的另一只腳再一次后退,砸在了地面上,又發出了一聲如鐘聲一樣的響動。

                      但他依然咬著牙,如同憤怒的雄獅一樣不愿就此退卻,泰瑞昂直視眼前蒼老的面孔,看著那燃燒著火焰的雙目,他的披風在背后飄蕩著,他輕聲說:

                      “你老了,洛薩!”

                      “你卻很年輕。”

                      人類皇帝在這一刻猛地收劍回撤,在力量的作用下,泰瑞昂的軀體踉蹌向前,然后被洛薩一腳踹在了胸口,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但他在空中轉了一圈,又穩穩的站在了堅固的大地上。

                      墨綠色的魔劍被拖在身后,泰瑞昂伸手摸了摸胸甲上的凹痕,他的眉頭挑了挑,看著嚴陣以待的洛薩,黯刃之王搖了搖頭,又一次化為黑影,撲入了戰場。

                      “哐哐哐哐”

                      兩把雙手大劍在空中瘋狂的對砍,在這種單刀直入,而且雙方都力量巨大的戰斗里,一切劍術都成了笑話,最短最鋒利的斬擊,才是決勝的關鍵。

                      “撕啦”

                      黯刃之王猩紅色的披風被滅戰者鋒利的刀刃切開,而洛薩胸口的護甲,也被冰冷的劍刃拉開了一條猙獰的裂口,雙方就像是交錯而過的騎士,在互相陣營前方調轉方向,在兩聲爆喝之后,又一次碰撞在了一起。

                      在雙方用長劍,拳頭互毆之間,泰瑞昂突然開口說:

                      “你就不好奇,為什么我明知道大橋之戰對你們有利,卻依然選在這里和你們開戰嗎?”

                      聽到這話,洛薩犀利的進攻猛地停頓了一下,這機會被泰瑞昂抓住,暗紅色的死亡能量從地面沖起,想要將洛薩困在其中,但一個傳奇戰士的直覺,讓洛薩在瞬間后躍一步,躲開了這個卑劣的偷襲。

                      “為什么?”

                      洛薩雙手握住滅戰者,在烈焰燃燒的幻影中,他死死盯著泰瑞昂,黯刃之王則似乎已經失去了戰斗的興趣,他短時間之內拿不下手持傳奇武器,而且被喚醒了野蠻人之王力量的洛薩,于是,他就將注意力,放在了這場正在發生的焦灼戰爭中。

                      “你選擇的優勢會成為葬送你們的地獄入口!”

                      泰瑞昂翻轉手腕,魔劍的劍刃指向腳下的大地,他嘴角掛著一絲別樣的笑容,輕聲說:

                      “但愿索拉丁大橋的石頭,和你一樣堅定。”

                      話音落下,黯刃之王手中的利刃狠狠的刺入了腳下的石質大橋,而洛薩的目光也落在了腳下的石塊上,這堅固的大橋在兩個頂級強者的力量碰撞之間,第一層石壁已經剝離,而在下層石塊上也布滿了蜘蛛網一樣的裂痕,這讓人類皇帝猛地回過神,他知道,自己中計了。

                      “退回去!退回去!”

                      洛薩對身后那些英勇無畏的戰士們吼叫著,而在他對面,泰瑞昂身體里強大的死亡能量順著刺入大橋內部的魔劍天啟的傳導,以一種摧毀的方式,將大橋內部所有石塊連接的節點統統貫穿。

                      “噌”

                      長劍劃出大橋的表面,黯刃之王看著慌忙后退的白銀之手圣騎士們,他冰冷的聲音在這一刻響徹天際:

                      “晚了!亡靈不會摔死,但你們,可就不一定了!”

                      “哐”

                      雕刻著黑色荊棘和白骨綴飾的鋼鐵戰靴狠狠的踩在腳下,下一刻,表面完整的大橋就像是在支離破碎的支架一樣,粉碎的石塊從最中心向外急速拓展,這750碼長的大橋在短短10秒鐘之內就變成了過去的記憶,而那些跟隨著石頭一起墜落的圣騎士與戰士們只能在空中無助的揮舞著雙手。

                      和他們一起墜落的,是面無表情的死亡騎士以及不會畏懼的骸骨亡靈...他們為什么要怕呢?他們又不會死。

                      洛薩也從橋梁的崩潰中墜落,他抬起頭看著天空,在那橋墩上,用死亡能量固定著身體的泰瑞昂對他揮了揮手,就像是好友告別一樣。

                      但就在此時,在洛薩心中,一個巨大的疑問也在升起。

                      泰瑞昂主動破壞了濕地和阿拉希高地唯一的連接點,那么他的軍隊,要怎么到達人類的陣地呢?

                      下一刻,這個疑問就得到了解答。

                      “嘩嘩嘩”

                      在濕地天空驟然暴起的寒冷讓海峽對面的人類士兵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而在那飄蕩的風暴之間,巨量的黑暗魔力在黑暗術士團的召喚下,在寒冷的風暴中開始凝結,一道貫穿海峽之間的厚重寒冰就像是“生長”一樣,在那些黑色冰晶的增生中,以一種憑空出現的方式,從亡靈占據的那一頭,朝著阿拉希高地的方向飛快的延伸。

                      與此同時,擋在海峽邊緣的骸骨們緩緩的退開,露出了它們背后早已經等待多時的死亡騎士們,這些黯刃軍團的中堅力量在各自的領主帶領下,早已經做好了沖鋒的準備,而在黑暗術士們的魔法開啟的瞬間,死亡騎士們就沖上了那道不斷延伸的巨大冰橋。

                      遠遠看去,甚至就像是那些黑色的騎士在引領著冰橋前進一樣,他們似乎根本不害怕一腳踏空,墜入下方的懸崖,他們似乎無比信任自己的戰友,而在人類士兵們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那如滾滾黑潮一樣涌動的死亡騎士們,更是讓他們感覺到戰栗。

                      最要命的是,他們無法反擊...呼嘯的風暴讓大部分弓箭都沒辦法使用,而火槍的射程又沒有那么遠,他們只能看著那些死靈在冰塊組成的巨大橋梁上,徹底突破了戰場寬度的限制,帶著被釋放的整個黯刃軍團滾滾向前。

                      這樣瘋狂的戰術,也只有從不畏懼的死靈敢拿出來用吧?

                      “士兵!列陣!防御陣型!”

                      “法師們,毀了它!”

                      大騎士烏瑟爾的吼叫聲在人類軍陣中響起,其實不需要圣騎士提醒,在寬大的冰塊出現的瞬間,達拉然的法師團就已經開始了魔法的反制,但黑暗術士們的數量更多,其中還混雜這一些詭異的墮落鴉人,這是泰瑞昂一手攢起來黑暗術士團,施法者的數量要遠超達拉然和奎爾薩拉斯的法師團。

                      雖然質量嘛...馬馬虎虎。

                      “嘩啦”

                      在法師們的吟唱聲中,卓越的火焰之雨和恐怖的流星隕石從天而降,要將這延伸的冰橋徹底摧毀,但那些攻擊性的法術砸在冰橋上之前,就被一層厚重的光幕擋住,直到這時,隱藏在亡靈之中的大巫妖和他的巫妖團才真正顯出了身影。

                      寒風吹拂的卡德加的白發四處飛舞,他拄著黑色的守護者之杖站在海峽邊,在他身后,巫妖德蘭登正在維持著冰橋上方的魔力結界,卡德加平靜的看著海峽對面那些被士兵們保護起來的法師們,他看著他們身上熟悉的紫羅蘭色的長袍,他感覺到了那些法師們內心里的恐懼。

                      “我曾經的同伴們...”

                      卡德加舉起法杖,另一只手上持有的獸人顱骨中的暗影之力開始被抽取,在暗影狂躁的魔力越發癲狂的那一刻,大巫妖低聲說:

                      “讓我來給你們上一課吧...永遠,別在巫妖面前,暴露你們的魔力線,因為我...看得到!”

                      話音落下,伴隨著守護者之杖的揮舞,一道黑暗鐮刀一樣的光幕斜斜向上,掠過空無一物的天空,這一擊看上去揮空了,然而,在大巫妖精準的切斷了所有法師們聚集在天空中的魔力節點的瞬間,那些狂暴不休,并且失去控制的魔力,就反向涌回了驚恐的法師們的軀體里。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之后,人類前線的法師陣地...毀了。

                      “唉”

                      看著葬身于魔力爆炸中的人類法師們,大巫妖無奈的嘆了口氣,他銀色的眼中滿是失望:

                      “這些安東尼達斯的徒子徒孫們,還只是一群只執著于魔法威力的小孩子,他們什么時候才會真正明白,魔法的真諦是控制,而不是單純的破壞...真遺憾。”

                      而伴隨著法師陣地被摧毀,再也無人能阻斷死亡騎士們的決死沖鋒,在那道厚重的冰橋延伸到海峽另一側的瞬間,已經在沖鋒中積攢了足夠動能的死亡騎士們,面對人類陣地豎起的巨盾長矛,他們毫無畏懼的撞了上去,這些會讓活人騎兵感覺到畏懼的防御,在死人們看來毫無意義。

                      發生在赤脊山戰場的那一幕,又一次在阿拉希高地重演,死亡騎士們的軀體變得蒼白,就像是遁入了幽魂位面一般,普通的物理攻擊無法再傷害,再阻擋到他們,雖然持續時間只有短短的幾秒鐘,但已經足夠了。

                      “轟”

                      幽魂狀態的死亡騎士輕松的穿越過了第一道人類壁壘的阻擋,在被厚重的死亡能量穿越身體之后,那些士兵們身體上掛滿了寒霜,而更糟糕是,在重新化為實體的死亡騎士的沖擊下,第二排毫無準備的士兵們頃刻間就被撞得人仰馬翻。

                      整個海峽對面的陣地在頃刻間亂了起來,而當乘坐著獅鷲重新回到陣地后方的洛薩介入指揮的那一刻,隱藏在云層之上的尖嘯者們也得到了命令。

                      瘋狂的嘶鳴聲在這一刻響起,士兵們下意識的抬起頭,就看到一只漂亮的,有藍色羽翼,帶著王冠的女性鴉人從天而降,而在她身后,是密密麻麻的,從云層中顯露出身體的尖嘯者們,每一個鴉人的爪子上,都懸掛著一枚黑色的尖刺炸彈,而它們投擲的方向,赫然就在人類和死靈對抗的的軍陣中央。

                      絲毫不顧及同伴的安危,在這種冷酷的作戰指令中,人類的陣地又迎來了一輪輪從天而降的爆炸,至于蠻錘矮人們的獅鷲騎士...別鬧了,他們的數量和傾巢而出的鴉人,可絲毫沒有可比性。

                      “第一戰,贏了!”

                      泰瑞昂騎在戰馬上,帶著第二批死亡騎士踏上堅固的冰橋,他冰藍色的眼中有些遺憾,因為在洛薩的帶領下,后方的人類士兵們正在非常有序展開防御陣型,在第二層防線上,布滿了堅固的哨塔和蒸汽坦克,人類士兵在過去一個多月里,徹底將這片草原要塞化了,也就是說,他們依然占據著地勢的優勢。

                      雖然奪取了海峽的戰爭最前線,但說實話,開局小勝確實很難影響到接下來會全面展開的大戰爭。

                      “達納斯...接下來,就看你們的了。”
                  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就愛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湖北体育彩票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