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awjy"><noscript id="7awjy"><form id="7awjy"></form></noscript></address>
    <del id="7awjy"></del>

  • <code id="7awjy"><ol id="7awjy"></ol></code>
        <tt id="7awjy"><pre id="7awjy"></pre></tt>

            1. <output id="7awjy"><pre id="7awjy"></pre></output>

                1.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三百六十三章 請假,我奶生病了(淺笑如昔一萬幣打賞加更)

                  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
                      王明涵哭道:“主任,您的意思,是要勸退我?!”

                      鄧義強道:“你現在回去,還能參加高考正好來得及,咱們學校,恐怕是不能讓你呆了。”

                      王明涵道:“主任,我沒有掛科,沒有違反校規,我的學分都夠,我為什么要被勸退?”

                      “我十年寒窗苦讀,考個大學不容易,你們不能說勸退我就勸退我。”

                      “我沒有掛科啊。”

                      說完,她就狠狠的哭了。

                      因為這時候,不能再表現的柔弱,都要被勸退了,能不著急。

                      她不能走,但是也不能跟主任吵架,所以說完自己的道理,就哭,讓別人著急吧。

                      鄧義強臉上有些為難。

                      因為勸退勸退,本身不是開除。

                      開除是強硬的,違反了校規校紀,沒有商量的。

                      勸退一般都是這個學生考試不及格,實在不適合讀書,所以勸退。

                      王明涵的成績過得去,互聯,學校也沒有出校規,說不可以發帖。

                      王明涵發的也是私人感情的事。

                      所以王明涵自己說的也有道理,她憑什么被勸退呢?

                      可是上面壓力大啊。

                      鄧義強瞧著桌子道:“王明涵同學,這是為了大家都好的事。”

                      彭小娟那邊都急了:“這種女生,就不能留,我早就說要開除了她。”

                      但是她沒有理由,她憑什么?

                      也不是為了大家好,就是為了李少瑾好而已。

                      王明涵心想我死也不會退學的,除非死了,絕對不能讓李少瑾稱心如意。

                      可是現在威脅鄧義強,說他非禮嗎?不行啊,每次鄧義強找人談話,總要有個第三者,根本無法做小動作。

                      王明涵倏然想起劉文英要搬寢室時候的樣子,不能搬。

                      她也不會退學。

                      王明涵大哭道:“反正我知道我沒有掛科,沒有丟學分,沒有學習不好,我根本也不在勸退范圍之內,主任如果硬是要我退學,那就把我的尸體送出學校吧。”

                      說我轉身就往外跑。

                      鄧義強:“”

                      怎么一班的女生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把戲玩的這么溜?

                      可是就算感覺是把戲,當老師的,也不敢不當真啊。

                      萬一學生真的死了,自己就是逼死學生的惡魔,那種社會壓力誰受的了,這種事情,以前報紙上就有些。

                      鄧義強直接追出去:“王明涵同學,王明涵同學”

                      看著兩個人跑出去的背影,彭小娟恨鐵不成鋼的跺腳:“就讓他她死,讓她死,我才不信她會死”

                      肖斌辦公桌前,那個英俊的男同學又來了。

                      肖斌道:“宋缺同學,你有什么事啊?”

                      一張假條擺在肖斌的桌上:“指導員,簽個字吧,晚上我要出去一下。”

                      肖斌:“”

                      “昨晚你已經請過假了,宋缺同學,你今天什么理由呢?”

                      宋缺想了想道:“我奶奶生病了。”

                      肖斌:“”

                      “你奶奶又生病了?什么病白天好,晚上你需要請假?”

                      宋缺咬著唇想了想:“嗯”

                      肖斌都氣笑了,道:“我就沒聽說過有什么病,白天沒事,晚上需要你照顧,照顧一會就回來,你騙人呢?”

                      “宋缺,這里雖然是學校,但是也有軍人的紀律,你總請假,也太沒組織沒紀律了。”

                      宋缺道:“沒有總請假。”

                      小兵蹙眉:“沒有總請假嗎?”

                      宋缺點頭:“指導員,我這學期,就沒請過大假啊,這不是才請了三個晚上,還是算這個,第三個。”

                      “晚上也沒有什么課。”

                      但是晚上會集訓。

                      晚上還有突發事件。

                      關鍵問題這還少嗎?!

                      肖斌一下子變得肅然。

                      道:“行,我也不跟你犟,你今天能說出來什么病白天沒事,晚上就會犯病,我就給你假,如果說不出來,你這學期都別想請假,”

                      宋缺點頭道:“指導員,我還真想好了,夜盲癥,應該算吧!?”

                      肖斌:“”

                      李少瑾說王明涵被學校勸退,但是王明涵不肯走,學校在聯系王明涵的家長。

                      王明涵給宋缺的印象就是煩人,粘,當然,那是高中的時候。

                      現在的王明涵,讓宋缺有點擔心,感覺她陰險惡毒。

                      所以宋缺打算晚上去找李少瑾,每天陪李少瑾一會,看看有什么異樣。

                      李少瑾不太愛說自己的麻煩和困境,宋缺已經不能滿足于打電話了。

                      為了混進醫學院,宋缺今天沒有穿便裝,穿著制服就來了。

                      然后拿著肖斌寫的假條一抖,守門的守衛不會細看,直接看制服,就放人。

                      校園里的玉蘭樹又開始吐著嫩葉子了,一片奶油綠,在路燈的照射下郁郁青青。

                      宋缺拿出手機撥通了李少瑾的電話:“少瑾。”

                      她故意裝作聲音十分虛弱。

                      李少瑾過了好一會才說話,然后聲音很空很寂靜的感覺:“宋缺,你怎么了?”

                      宋缺道:“我肚子疼,你在哪里了?”

                      李少瑾在圖書館呢。

                      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她隔著玻璃無聲的跟謝順言打了個招呼,然后就往樓梯下走。

                      一邊走一邊問道:“宋缺,我聽你聲音不舒服,到底是怎么個疼法?是不是跟咱們上次一樣,是胃疼啊,你那次去檢查了嗎?”

                      宋缺道:“我吃壞了,肚子可疼了,現在在醫務室呢,少瑾,你現在要是能來看看我就好了。”

                      李少瑾想到自己生病的時候,就想最需要的人出現,上輩子當然是爸爸媽媽。

                      現在如果她生病了,會想讓宋缺在身邊安慰吧。

                      那同理,病人最心嬌,需要陪伴。

                      李少瑾低聲道:“你說我能不能去你們學校看你呢?”

                      宋缺那邊問道:“你怎么來看我啊?”

                      李少瑾思考了道:“其實也不是完全不可行啊,就是略有風險。”

                      宋缺道:“那你真的能來看我嗎?”

                      李少瑾把自己的想法說了,跟宋缺出來的路線大致相似。

                      宋缺心想,果然經過引到,不是墨守成規的人。

                      而且以他為重。

                      太合心意了。

                      宋缺在電話那頭不敢出聲的笑,道:“好啊,你試試,先回寢室把東西放好,換套厚點的制服啊,外面冷。”

                      “嗯。”

                      李少瑾答應的好好的,然后掛斷電話。

                      掛斷電話后急沖沖往寢室跑。

                      還好宋缺學校還是有幾個女兵的,她就冒充一下,去見宋缺咯。
                  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就愛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湖北体育彩票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