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awjy"><noscript id="7awjy"><form id="7awjy"></form></noscript></address>
    <del id="7awjy"></del>

  • <code id="7awjy"><ol id="7awjy"></ol></code>
        <tt id="7awjy"><pre id="7awjy"></pre></tt>

            1. <output id="7awjy"><pre id="7awjy"></pre></output>

                1.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九十三)遲了一步

                  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
                      基地里一片混亂。

                      馬爾福博士已經坐在早已準備好的防彈車內,拉下車窗向外巡視著來來回回的基地員工。

                      他們正在將大大小小的物品一件件搬在貨車上。

                      與此同時,有幾輛經過特殊改造貨車早已停放在那里。

                      眼看萬磁王就要平推整個基地,這里的物品還沒有全部裝好。

                      看來要先行一步了。

                      這群該死的廢物,不知道時間就是馬爾福的生命么!

                      馬爾福博士不耐煩地轉過頭來,對自己的助手擺著一張臭臉:“我們先出發,讓那幾輛跟上,我們要早點離開。”

                      助手隨手拿起對講機,小聲吩咐了幾句。接著,就啟動防彈車緩緩開了出去。

                      那幾輛特殊改造的貨車也隨機啟動,跟在馬爾福博士那輛車的身后,緩緩駛離基地。

                      此時,員工們扔在忙碌地搬運著,在車隊離開后,陸續有貨車發動離開。

                      不一會兒的功夫,原本喧鬧的空間瞬間空曠了不少。只留滿地的紙屑。

                      基地內,到處可見慌亂逃竄的士兵,他們臉上寫滿了驚慌失措的表情,顯然已經被萬磁王的兇猛攻擊擊破了內心的防線。

                      就在此時,在某處通道內突然冒出一團黑色的煙霧。接著,在煙霧中夜行者、金剛狼、鋼力士和冰人露出身形,他們圍成一個圈,接著又很快散開。金剛狼警惕地看向四周,用鼻子嗅了嗅,便皺著眉頭:“到處都是變種人的味道,這里面藏了多少我們的同胞?”

                      冰人和鋼力士也左右看了看,卻紛紛皺著眉頭。

                      冰人:“可是這里怎么找到那些被關押的人呢?”

                      金剛狼環顧四周,發現這里不過是一條偏僻的道路,看來是要抓到一個熟悉這里的人才能弄清他們到底要去那里。他試探著向前走去,雙手的鋼爪緩緩伸出。此時的他仿佛一個潛伏的刺客,正一點點向前潛行。

                      突然,他似乎發現了什么,走到前方丁字路口的拐角處后就停在那里,接下來他屏住呼吸一動不動。原本跟在他身后的冰人、鋼力士和夜行者三人也跟著停在那里。

                      見金剛狼的神情凝重,冰人舉起雙拳,手中凝出兩團圓滾滾的寒氣。他一直按照何平教授的訓練方法訓練,如今雖然不能說對寒氣完全掌握,卻也使得得心應手。甚至,他可以瞬間凝成七八只形狀各異的冰玫瑰來。雖然手中不過是凝成了兩團寒氣,卻下意識地將它們凝成混元的球體。

                      金剛狼曾笑稱,雖然冰人最近不一定實力見漲,但強迫癥絕對是被訓練出來了。

                      他身后的鋼力士將雙手變成純鋼,兩只眼盯著前方,渾身的力氣暗暗被調動起來。

                      至于夜行者,則彎下腰,張開爪子咧著嘴,尾巴也跟著翹了起來。

                      他們就這樣一動不動地,靜靜地站在那里。

                      金剛狼耳朵突然動了動,他一個翻身轉了出去,在一陣驚呼聲中,他又翻身轉了回來,手中同時拽了一個神情驚惶的基地員工。

                      冰人波比跟著沖到拐角處朝路口兩側分別扔出手中的一團寒氣,轉身的時候墻壁上迅速布滿一層薄薄的寒冰。

                      那個員工剛想喊出來,金剛狼伸手就在他耳邊砸了一拳。手上的鋼爪瞬間在墻壁上沒入大半,暴露在外的部分泛著隱隱的寒光,他的另一只爪子則正對員工的面孔,爪尖與員工之間只有窄窄的一道縫隙。被金剛狼脅迫的員工甚至產生了幻覺,覺得爪尖冒出的寒氣已侵入他的腦髓。

                      “喂,不要大喊大叫,我問什么,你答什么。否則,就去死。”

                      金剛狼冷冷地威脅著他。他可不能耽誤時間,晚一分鐘就有可能找不到琴葛蕾了。

                      員工畏懼地點了點頭,慘白的面孔上不斷冒著冷汗,顯然是被金剛狼嚇到了。

                      金剛狼看著他,嘴里問道:“被你們綁來的變種人都在哪里?”

                      員工哆哆嗦嗦地回答說:“在在地下三層。”

                      他小心翼翼盯著金剛狼的爪子,瞳孔睜得巨大。

                      金剛狼則繼續舉著爪子:“帶我們去看看。”

                      員工點了點頭。

                      金剛狼這才收回雙手的鋼爪,接著突然舉起雙手威脅到:“不要耍花樣,否則生撕了你。”

                      那名員工起先松了口氣,這回又被金剛狼嚇到了,他哆哆嗦嗦,差一點就尿了出來。

                      見金剛狼冷冷地看著他,他不敢說什么,慌忙走到前面帶路。金剛狼則徑自跟在他的身后。

                      冰人和鋼力士互相對視了一眼,接著也默默地跟了過來。

                      擺好了架勢卻沒有任何實際效果的夜行者見狀,也乖乖地恢復原狀跟了過去。

                      幾人一路上徑直走到通往地下的電梯,在心懷恐懼的員工帶領下朝地下走去。

                      此時萬磁王已幾乎將一層平推了大半,他突然停了下來,伸手一招,在前方旋轉的“螺旋槳”全部飛了回來,在他身邊依舊來回旋轉著,仿佛增加了一層鋒利的外殼。

                      他轉過頭來,看向何平,神情非常嚴肅:“機器人變少了。”

                      “什么?”何平一怔,不明白萬磁王的意思。

                      萬磁王則不想和他多說一句,徑自扭過頭去,朝著前方走去。

                      一路上,凡是有人想要進行攔截都被他輕輕一只手劈成兩半。接著,劈開攔路者的“螺旋槳”又旋轉著飛了回來。

                      看著滿地的殘肢斷臂,何平突然反應過來,哨兵蜘蛛沒有了。

                      原本,這時應該有新的哨兵機器人出現,可此刻,基地內竟然沒有任何動作。

                      如果不是他們在暗地里憋著什么大招,那就說明,這個基地的主事已經跑了。

                      倘若如此,那被抓住的人一定會被轉移走。

                      這個大大的不妙。

                      此刻,他也不再管是否還有殘留的蜘蛛哨兵,急忙腳底啟動提升過一級的蛇行九變,仿佛一陣風一般向前跑去。

                      這讓身旁還在苦苦思索剛才萬磁王那句意思的牌皇不由得一怔。

                      這小子,怎么速度突然這么快了?

                      難道這之前他一直在藏拙?

                      他到不想那么多,只是時不時順手甩出一張撲克,將那些僥幸沒被萬磁王的鋼鐵洪流攪碎的哨兵蜘蛛一一炸碎。

                      細細數來,竟然耗費了他大半的撲克。

                      倘若何平在這里的話,聽到這個消息一定會捶胸不已的。

                      畢竟,這些經驗,他竟白白錯過了。

                      但何平此刻卻不顧得這些了,他一路追蹤,終于來到早已空無一人的大廳里,看著一地的狼藉和前方洞開的大門,何平知道自己還是晚來了一步。

                      接著,他就跟著跑了出去。

                      除了找到幾個呆呆地站在那里的員工,余下的變什么都沒有發現。

                      他不由得有些懊悔,自己要是再聰明一點就好了。

                      正在這時,那些員工中的一個突然轉過頭來。

                      “何平!”

                      仿佛寂靜中突然炸起的驚雷,何平被這突然而來的聲音給嚇到了。

                      他轉過身,一臉無奈地對這個面無表情,雙眼上翻的員工抱怨道:“教授,下次能說一聲么?”

                      “來不及了,”員工面無表情地陳述,這種態度讓何平想要把人打一頓,“剛才,這里有車隊向東南方向開去了,我懷疑琴葛蕾和斯科特他們都在剛才的車隊里,你需要快速追過去。”

                      “怎么追?”何平自然也猜得到,卻有些難以入手。

                      倘若他還有摩托車的話,自然可以追上去。可惜,目前他沒有任何一輛交通工具。

                      這員工依舊面無表情,卻轉身伸出胳膊向某一處指去:“那里有一輛汽車,你可以開這個追過去。”

                      何平順著他的手指看到了隱藏在黑色塑料帶下的車輪。他聳了聳肩膀,覺得再沒有比這好的選擇了。

                      等到何平開車離開后,幾個員工便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過了一會兒,方才互相看了一眼,紛紛逃走了。

                      地下,電梯上的數字在快速變化著,很快停留在3的位置,接著叮的一聲響,電梯的門聲緩緩打開。

                      金剛狼等人陸續走了出來,緩緩打量著這曾關押了許多變種人的地下基地,皺著眉頭環顧四周。

                      金剛狼走在最前面,他鼻子使勁嗅了嗅,卻嗅到了不少熟悉的味道。

                      很快,他便嗅到了他想要的那個。

                      他眉頭瞬間舒展開來,急忙循著味道找了過去。

                      轉過一個走廊,劈開幾扇緊閉的大門,金剛狼終于來到氣味的源頭。

                      他興奮地喊了一聲“琴”,但他的話卻在這一個字之后戛然而止。

                      因為,他的面前,只有一個空蕩蕩的牢房。

                      在四周的鐵柵欄圍繞下,中間只有一張鐵床。

                      至于他心中期盼的那個人,卻沒有在這里。

                      來晚了!

                      他狠狠地轉身砸在身后的墻壁上,發出巨大的聲響。

                      接著,他瞳孔瞬間放大。

                      似乎發現了什么,右手的鋼爪快速彈了出來。

                      他剛想插進去,卻身子一頓,接著小心翼翼地在墻壁上劃著。

                      一直以來大大咧咧的他,此刻竟然如此小心。

                      仿佛他的面前不是墻壁,而是一件藝術品一般。

                      或許,墻壁之后有一個他熟悉的人呢。
                  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就愛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湖北体育彩票十一选五